旭隆-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首页 > 世界百态 >

黄金荣想和林桂生复合 黄金荣离婚,杜月笙不想帮又躲不掉

2024-02-24 22:16:47旭隆

黄金荣想和林桂生复合 黄金荣离婚,杜月笙不想帮又躲不掉

黄金荣想和林桂生复合 黄金荣在与林桂生离婚迎娶露兰春后

那些看起来永远不会失去的人,一旦失去,便注定永远不会回来。民国“大姐大”林桂生之于青帮头子黄金荣,便是如此。

林桂生生于1878年,因自幼聪慧加之模样可人,她一直被父母视若掌上明珠。20世纪初,林桂生离开生养她的苏州前往上海闯荡,很快,她就凭借过人的胆识和智慧将父亲开办的“烟花间”发展成了上海的金字招牌。

后来,林桂生还联合一枝春街十家最有实力的妓院结合成“十大姐妹”,自任大姐大,也正因此,她“阿桂姐”的名号也迅速在上海传开了。

“烟花间”的生意日益红火后,已到待嫁之年的林桂生便开始琢磨起了自己的终生大事。

在烟花柳巷待看惯了各式男人的林桂生对爱情虽不抱希望,对婚姻却还是抱着很高期许。她曾经在和父亲探讨婚姻大事时说:“爱情,女儿是不指望了,只要能找到一个跟自己打天下的男人,女儿就心满意足了。”

 

林桂生口中的“打天下”,指的便是在上海闯出一片天地。这样的字句,在男子口中说出不足为奇,但出自一个封建女子之口,却着实让人惊叹。

林父听完女儿的话沉默半晌后说:“你这是要把婚姻当合作啊!”

“知女莫若父”,林父的话道出了林桂生的婚姻观,也道出了她甚于男子的事业心。只是,知晓女儿心思的林父,却怎么也没想到女儿选中的竟是一个完全超出他意料的人选。

1900年,22岁的林桂生在烟花间邂逅了一个在她看来很有些特别的男人,这个人,正是后来的青帮头子、上海三大亨之一的黄金荣。

当时的黄金荣已到而立之年,却依旧只是一个小警察。平日里,黄金荣很少光顾烟柳巷,原因很简单:手头紧。

这年这月这日,黄金荣之所以破天荒地走进烟柳巷乃是因为他刚刚破了个案子得了一笔奖金。

这人走运的时候就是不一样,即便是到了污秽地,他竟也能撞见宝玉。黄金荣竟在这烟花之地邂逅了一生知己,而最要紧的是,这个知己还是他一生最重要的贵人。

如果给黄金荣的一生分个段落,那么以下三段落应该是他人生最恰当的分段了:遇见林桂生前,与林桂生结合后,与林桂生离婚后。从这个分段可以看出:黄金荣人生的几次重大转折,必定都与林桂生有关。

没错,林桂生便是黄金荣早、中期当之无愧的“成功男人背后女人”。

林桂生在烟花之地摸爬滚打多年,她识人的本领自然是过人的。第一眼见到林桂生时,黄金荣便被她的绝佳容貌和眉宇间的大气折服了。而林桂生在第一眼看到黄金荣时,竟也透过他那满脸麻子品出了他亦正亦邪的特殊气质。

林桂生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穿着便装的麻子哥与她平日里见过的众男子不同。黄金荣的长相绝对只能算是中等偏下,但他特殊的气场却很吸引她。

果然,喝茶的间隙,林桂生就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此人是个正派角色,租界的警察,但他的谈吐间却很有流氓地痞的气质。

杯盏交错间,林桂生对黄金荣的好感倍增。而黄金荣对林桂生虽垂涎不已,却并未有浪荡公子的作派,他举手投足间竟还有几分克制。这在林桂生看来,自是分外难得。

第三次约茶时,黄金荣向林桂生表露了心迹:桂姐,我想娶你。

这句话,林桂生这许多年里听过无数次,但当这句话从一个满脸麻子、且满是流氓气的警察嘴里说出时,林桂生竟怔住了。林桂生知道,黄金荣是真心想娶她。

可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要娶她这样的女子,多少有些“癞蛤蟆吃天鹅肉”。

黄金荣向林桂生求婚的消息被传开后,林桂生的父亲自然也得到了消息,对于这个小警察,林父早就有所耳闻。他以为,这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小事,不足为虑。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女儿竟跑来告诉他:她准备嫁给他。

林父向来支持女儿的决定,可这一次他却怎么也不同意,他劈头盖脸地道:“烟花之地邂逅的男人也能信,你看他一脸流氓气,绝不是可托付终生之人!”

面对父亲的反对声,林桂生却未有丝毫动摇,林父只能摇头叹息。

林桂生看来,黄金荣的警察身份和他的流氓气质,都是绝佳的优点,尤其当两者结合时。她想要在上海滩“打天下”,需要的不正是这样一个黑道白道都能走、亦正亦邪的合伙人吗。

有了黄金荣的身份作掩护,加上她的路子和策略,如此的“双剑合璧”,岂不是大好事?!

不久后,林桂生便不顾父亲反对在苏州与黄金荣闪婚了,婚后,黄金荣在林桂生的支持下搬到了上海一个三不管的地带“十六铺”。

也正是在这里,林桂生和黄金荣开始广收门徒,转眼,他们的门徒就超过了上千人,上海青帮自此成立。

说来,林桂生还是上海青帮真正意义上的创办人。自然,她也成了上海滩真正意义上的“大姐大”。

黄金荣在黑道壮大的同时,他在白道也风生水起。这一切,都得益于林桂生背后的筹谋。

想想,黄金荣22岁时就已经做了上海县衙的捕快,24岁成了法巡捕房录取为三等华捕,可直到遇见林桂生,整整十年的时间里,他的事业也是丝毫未见起色。

可自打娶了林桂生后,黄金荣的事业走势那叫一个惊天逆转,请看具体:1903年,结婚第三年,他获得法巡捕房一枚银质宝星。1917年,他更是被委任淞沪护军使衙门上校督察。1922年,他还晋升为巡捕房华人督察员。

如果将黄金荣这一路的风生水起单纯归结于他的个人奋斗,想来没人会相信,毕竟,整个上海,如他这般的小警察比比皆是。这背后,绝对离不开林桂生的帮衬。说林桂生旺夫也好,说她会使手段也好,总之,多少有她的功劳。

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黄金荣与林桂生俨然一对“雌雄大盗”。平日里,黄金荣在明处通过自己在法租界的关系发展势力;而林桂生则在暗处带领手下各种活动(包括贩毒,打架勒索收保护费,抢夺地盘等)。

林桂生的精明领导下,青帮一天天发展壮大,她的名气也日渐高涨。青帮内部人称她为“桂生姐”,上海本地人则称她“白相嫂”(意为女流氓头子)。

对于这样一位带自己飞黄腾达的妻子,黄金荣也是感激不已。平日里,黄金荣不仅对林桂生言听计从,就连家里的财政大权也全部交到了林桂生手中。

两人婚后长达20年的时间里,林桂生虽始终未给黄金荣生下一儿半女,黄金荣虽有遗憾却也从未怪过她,这无疑让林桂生很是感激。

作为青帮头子,在无子嗣的情况下家中始终只有一房,这多少是出人意料的。这一结果也和黄金荣与林桂生早年的约定有关,两人结婚时,黄金荣在林桂生处借那5万元钱时,就曾承诺:一生只娶林桂生一个妻子,且绝不纳妾。

随着时间的推移,声名日益壮大的黄金荣开始膨胀了。膨胀的结果是,他开始在外边沾花惹草。他甚至还在林桂生的眼皮子底下,在养子过世后与守寡儿媳不清不楚了。

偏偏黄金荣这守寡的儿媳妇还不是别人,正是林桂生早年开妓院时的跟班李志清。

如此复杂的关系,林桂生想要睁只眼闭只眼还真真不容易。但这口气,林桂生吞下来了。毕竟,以他们二人的关系,碍于人伦他们终究不会公开有什么,如此,也就算了吧。

如果黄金荣与李志清的事情只是触到林桂生“痒处”让她不痛快,那么后来他与戏子露兰春的情事就真真是戳到林桂生痛处了。

露兰春是黄金荣一个徒弟的养女,也是被他一手培养出来的戏子。露兰春较黄金荣小了整整30岁,两人在一起时,黄金荣年已半百,而露兰春才刚刚二十春。

50多的青帮头子和20岁的梨园戏子,这样的结合,通常结局多半是逢场作戏一番匆匆散去罢了。

可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黄金荣却对这个妙龄佳人动了真情了。

人说越付出越爱,这话果然不假。为露兰春挨了军阀头目的打被绑架后,黄金荣不仅未退缩反而“越挫越勇”了。

林桂生与杜月笙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和大量金钱将黄金荣“捞”出狱后,黄金荣不仅不感恩妻子的搭救,反而又和露兰春勾搭上了。而且这次,他竟还比以往更认真了。

这也难怪,此时的林桂生已是年逾40多的黄脸婆,而露兰春却正娇艳欲滴,抛开道义等等,但凡是个男人,多半是要选择后者的。

1922年,54岁的黄金荣提出要迎娶露兰春进门。露兰春在听到黄金荣的求婚后,很有些诧异,她和其他人一样,原本以为经过那次牢狱之灾他定不敢再招惹自己。没想到,他竟然“变本加厉”直接提出求婚了。

露兰春思前想后,提出了一个自以为妥当的策略:只要黄金荣答应自己两个条件,她便嫁人。

露兰春此举,是要让黄金荣知难而退。

是什么样的条件,让露兰春觉得黄金荣会“知难而退”呢?答案是:挑战林桂生的正房地位的条件。

当时的林桂生虽已是人老珠黄,却她在黄家的地位一直稳如泰山。黄金荣不仅对她分外敬重,而且还始终将财政大权交给她掌管。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看来,黄金荣是不可能去动摇林桂生地位的,毕竟抛开其他不说,夫妻20多年的感情也实实在在的。

可这一次,面对露兰春提出的两个条件,即以正房规格迎娶她和将财政大权全权交给她,黄金荣却犹豫了。犹豫良久后,黄金荣做出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个决定:向发妻林桂生摊牌,还要她交出财政大权。

露兰春

林桂生听完后,当下就愣住了,她是怎样的女子,她怎会不知露兰春的手段:这是要逼她让出正室地位啊。与黄金荣结婚二十多年里,她曾料想过其他,却从未料想过会有这样一出。

林桂生虽是见过世面的大姐大,可她毕竟也是一个女子,面对平日对自己顺从的丈夫的这番话,她怎能不歇斯底里。

传闻中,黄金荣与林桂生摊牌那天,两人动了手,也有传闻说她听完后一言不发。但不论当时的真实情况是怎样,林桂生受了伤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了。

对于一个叱咤风云的大姐大而言,也只有“情”字能伤得了她了。

最初结婚时,她虽曾豪迈地说“这段婚姻是合作”“是为打事业做铺垫”,可20年的相处,一个石头尚且能捂热,何况是活生生的人呢?!

何况,林桂生一生只钟情过黄金荣一人,也正因此,她在他要动摇她正室身份时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摊牌后,林桂生不肯再见黄金荣。

无奈之下,黄金荣只得请来徒弟,即后来的上海皇帝杜月笙前来当说客。

之所以请杜月笙,乃是因为平日里杜月笙与林桂生的关系很是要好。实际上,杜月笙还是林桂生一手培植起来的人,有这层关系,他对这个师娘甚至比对师父黄金荣更加尊重。

摊上这样一门差事,杜月笙心里多少是郁闷的。但他知道,此时还非得他出面不可。换做其他人,这事很可能一不留神就演变成帮派内斗。

杜月笙来不及细思量便来到了林桂生处,此时的林桂生已经闭门不见任何人了。杜月笙来到黄公馆时,她只简单收拾了一下。林桂生知道,杜月笙是黄金荣派来的说客。

杜月笙

杜月笙既是受黄金荣委托而来,势必是要帮着黄金荣说话,这点林桂生再清楚不过了。但以林桂生对他的了解,他杜月笙虽是个地痞流氓,但也是重情义之人,所以,他即便是帮着别人说话,也多少会顾及林桂生这个昔日恩人。

林桂生坐定后并不抬眼看他,只冷冷道:“告诉他,要娶她进门,我就跟他离婚。”

杜月笙不愧是非一般的人物,一般说客听到这样的话免不了要一堆好说歹说地劝,他却一字未说,只“嗯”了一声便退出来了。

这是因为杜月笙太了解林桂生了,她从来不是一般的女子,向来狠辣的她从来是手起刀落丝毫不含糊。在感情发展到这一步时,她亦是如此。

杜月笙和林桂生都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博弈。倘若黄金荣听到妻子如此决绝的话仍旧执意要娶她人,那么,这段感情就再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多数情况下,男人婚外找的都是“性”,而不是“爱”。尤其,对黄金荣这样的老男人,应该更是如此。可事实证明,黄金荣这次竟是真动了心,到了什么地步呢,到了“不管不顾”的地步。

杜月笙传话后,黄金荣竟一咬牙一跺脚同意离婚了。

杜月笙有些愕然,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他对师父黄金荣有了不同的看法。但杜月笙却未表露分毫地转身再次来到了黄公馆,这次,不用说,是商讨离婚细节来了。

杜月笙与林桂生的这次接洽一如第一次一般干净利落,很显然,林桂生早已经想好了一切。她只提出让黄金荣给自己五万元便搬出了黄公馆,五万元对于黄金荣而言是个极小的数目,而之所以是这样一个数目,是因为,这5万元,正是当日黄金荣对自己发誓时借走的那5万。

林桂生这样的女子从来是这般干净利落,来时没要你黄金荣分毫,去时,也只拿属于自己那一份。这是女人的“傻”,也是女人的最后尊严所在。

相比那些在离婚后因为财产争得头破血流的女子,林桂生是何其的干脆啊。但这干脆后面,恰是决绝。她有多干脆,离去时便也有多决绝。

另一边的黄金荣此刻正沉浸在即将迎娶美人的喜悦中,因此,对于林桂生的一切,他都并未太在意。世上只见新人笑,哪有人听旧人哭?!

林桂生以最快的速度搬出了黄公馆,黄金荣以最快的速度迎娶了年轻貌美的露兰春。

当林桂生把保险箱的钥匙交出时,她对他的心便也彻底放下了。她以为她会哭,可最后这一刻,她却并没有哭,走出黄公馆大门时,她的耳边响起了父亲曾对她说过的那句话:

“烟花之地邂逅的男人也能信,你看他一脸流氓气,绝不是可托付终生之人!”

也直到这一刻,林桂生的眼泪才终于掉了下来。只是,此时她的眼泪已不是为黄金荣而流,而是为昔日不听劝时所流下的悔恨泪。

走出黄家馆后,林桂生住到了杜月笙为她安排的一处老房子里。这里的一切,都是杜月笙按照林桂生昔日在黄公馆的喜好布置的。

此后,她便一直住在这所宅子里过着半隐居的生活,平日里,除了徒弟杜月笙等人之外的人,她一概不见。林桂生眼里,前半生的风华绝代、叱咤风云都已如过眼云烟,于她已全无关系了。

很多人,都是在突然的变故后顿悟,林桂生何尝不是如此。

黄金荣在与林桂生离婚迎娶露兰春后,一心盼着得子的他却在一年后“盼”来了露兰春的“红杏出墙”。露兰春本非池中物,她岂会甘心嫁给50多岁满脸麻子的糟老头,恋上富家少爷薛恒后,她便拿钥匙打开黄金荣保险箱拿着黄金荣的“命根子”远走高飞了。

露兰春一招“黑吃黑”,直把黄金荣搞得人仰马翻,她手上抓着的不仅有他的钱财还有他这些年黑色交易的明细,这东西要是落到某些人手里,黄金荣的结局可想而知了。

不得已之下,被“吃定了”的黄金荣只得眼巴巴与露兰春签协议离婚看着“有情人成眷属”了。

经过这番变故后,黄金荣才醒悟:只有林桂生才是真爱他的女子。而他,却为了一个不爱他还千方百计害他的女子,抛弃了最爱自己的女子。

此时的黄金荣像恢复记忆一般,想起了他与林桂生20多年奋斗的日子,也想起了他们分开时她只要五万元的原因。

但一切,似乎都已经晚了。但黄金荣觉得,一切应该还可以挽回。对,林桂生这么爱自己,定然是愿意回心转意的。

于是,黄金荣开始各方打探林桂生的下落,在找到她的下落后,他开始派手下日日前往她的住所送信送物。为了挽回前妻,黄金荣还在黄公馆种了600棵桂树,可黄公馆的桂树长高了、开花了,林桂生却始终没有回来。

万般无奈之下,黄金荣竟开始使出了“死缠烂打”功。

面对黄金荣的多次“骚扰”,已对黄金荣死心的林桂生不惜将他告上了法租界的会审公堂。直到最后,黄金荣唯一得到的林桂生给的回应,只有一句:

“烟花之地邂逅的男人也能信,你看他一脸流氓气,绝不是可托付终生之人!”

这句话,正是当初林父给林桂生的劝告。林桂生将这句话再度搬出,是为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辙,也是在侧面回绝黄金荣。

彻底失去林桂生的黄金荣悔恨不已,此后的几十年里,黄金荣再未迎娶任何女子,他一直在等待林桂生的归来。

没有林桂生帮衬后的黄金荣开始不断走下坡路,他在青帮的地位,也迅速被后起之秀杜月笙替代。有人说,杜月笙的强势崛起背后与林桂生的暗中帮衬有关,事实究竟为何已经不得而知了。

晚年沦落扫大街大黄金荣

1953年,黄金荣在钧培里黄公馆走完了一生。这一年,黄公馆的桂花树已经很高很大了,但林桂生的身影却始终未曾再出现过,至死,孤寂中的黄金荣也再未见过发妻一眼。

或许,只在午夜梦回时,他才能依稀再见她吧。

1981年,在走完了104年的人生后,林桂生也在上海安静辞世了.....

以林桂生的性子,在天堂,他与她,定然也是不会再见了的.....

阅读排行

随机文章

网友关注